<table id="a8d4i"></table>

    <p id="a8d4i"></p>
  • <table id="a8d4i"></table>

  • <tr id="a8d4i"></tr>

  • <acronym id="a8d4i"><label id="a8d4i"><menu id="a8d4i"></menu></label></acronym>
  • 讓生活充滿詩意
    您的位置:武隆網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 2021-10-20   閱讀量:

    ◇楊友仁

    前年初冬,因在醫院動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外科手術,只得遵照醫囑呆在家里過了十多天休閑靜養的日子。時間有了閑暇,便每日無聊地與電視打起交道來。那段時間當搜索到河北省衛視臺播放的《中華好詩詞》節目時,立刻被深深地吸引了,于是停下遙控器,一場不漏地將其全部看了一通。這一看可不了得,幾天下來簡直癡癡地入了迷,自此,讀詩、吟詩、記詩便成了生活中的一部份,如今已寫滿了幾個筆記本詩詞,有些詩詞還能夠背誦下來,有的只因才啃了一遍,還沒有完全吃透它。后來每當看到媒體上有關舉行詩詞大賽的消息,心里免不了就會產生癢癢的感覺,或者說是有了一些無名的沖動。但是真到要報名填表發微信參賽的時候,一次次地又退卻放棄了,那是掂量掂量自己后,只得啞然失笑,你才讀了幾天詩詞、算個什么“詩公”“詞君”喲,不過是那些號稱詩公呀詞君的一個小小的粉絲而己。

    但是既心向往之,身必行之。雖然不夠資格去登大雅之堂參加各類大賽,但喜好詩詞便漸漸上癮入迷了。如今,生活中最愜意的就是在茶余飯后或節假日里,與老伴商量好各自的收視規則,在歸屬我的時間段里一定是迫不急待地打開電視,仔細收尋各個臺有那些播放詩詞的頻道,一旦收到這類節目自然是忘我地進入,全神貫注集中精力地聆聽詩詞家們講解詩詞的由來與典故,聽懂的就在心里及時把它消化掉,一時不能理解的,隨手拿起放在身邊的筆記本又將其記錄下來。比如,宋祁為何被人們譽為“紅杏尚書”,賀鑄因為哪句詩被稱為“賀梅子”,那個呼為“山抹微云”君的又是誰人等等……這些都是我看過詩詞節目之后從中學到的。其中我最喜歡的是中央電視臺每年舉辦的全國詩詞大賽,不光是我一人,包括五歲的小孫孫在內的全家老少都不例外,每次節目播出大家都會準時的到點到位,一邊線下參與一邊進行評論,一場不落,一個細節不放過,尤其以節目中那“飛花令”“看圖答詩”的環節最是引人入勝,往往有時主持人經過提示過后,偶爾有一些選手還未說出答案的時候,我便會沖口而出,如答案被我言中,心里就會涌起一波波自豪的狂瀾。

    原來以為我才有一點愛詩的雅興,殊不知在與不少親戚朋友和一幫退休老哥們接觸之后,方知喜愛詩詞者還大有人在,于是便結為知音常常與他們聊起詩詞來。從教育部門退休的一位張老師說,他和老伴在受了詩詞的熏陶之后,生活中就有了詩意的陽光樂趣了,每當飯前想喝一點酒時,老伴就會有意問他“能飲一杯無?”他回答一個人喝沒有意思時,老伴馬上就接上去“舉杯邀明月”。農委的哥們羅大胡子也講,他每天下班回家準備煮飯時,就會立即想起“洗手入廚內,炒菜做羹湯”的詩句來。

    今年春天,一個親戚邀約我和他去江南的蘇杭一帶走一遭,我問什么時候出發,他馬上笑道當然是“煙花三月下揚州”,讓我聽了好一陣興奮不己??磥硌?,詩詞不光走進我們的心里,還走進了我們的生活,它己使我們的生活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情趣,于是以前平淡的日子不再單調枯燥,帶給大家的全是燦爛的陽光和不能言傳的美好享受。

    心中有詩,處處皆詩。身處烏江深處的故鄉是一個山青水秀的地方,我和家人與朋友經常相約一起下鄉到各鄉鎮去游覽,在與錦繡如畫的大自然接觸中,處處感受到了情滿滿韻濃濃的詩情詩意。春天到來的時候,當我沐浴春風頂著細雨到大洞河畔的白云鄉李子園中散步時,就會想到“二月春風似剪刀”“沾衣欲濕杏花雨”來。若是登上城北桃花山公園去踏青,看到滿山遍野怒放的桃花時,“滿樹桃花相映紅,桃紅又是一年春”“桃花一簇開無主,不愛深紅愛淺紅”便從內心一下蹦了出來。炎炎夏日里,是枇杷果成熟上市的季節,鄉下朋友邀我去他家果園摘枇杷,每當看著那些黃燦燦、圓溜溜、香噴噴、營養豐富、味道甘酸的一掛掛金果,不禁又想起“淮山側畔楚江陰,五月枇杷正滿林”“東園載酒西園醉,摘盡枇杷一樹金”來。又當我們到文復西山村馬廠壩的荷花海暢游時,立刻會被那幾百畝亭亭玉立、嫵媚多姿、清香飄逸、沁人心脾的景象所迷醉,頓生會想起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“惟有綠荷紅菡萏,卷舒開合任天真;此花此葉長相映,翠減紅衰愁煞人?!?nbsp;

    金秋季節,石橋湖畔、萬峰林海、白馬山上的楓林沐露經霜后燦若紅霞,在與一幫朋友于林中游玩時,很快會觸景生情被這絢麗的景色陶醉,面對一幅幅楓葉如火、美不勝收之瑰麗景色,誰都會頓生長長的感慨,“遠上寒山石徑斜、白云深處有人家;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于二月花”或“看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”“扶桑正是秋光好,楓葉如丹照嫩寒”肯定脫口而出。冬天來臨時,驅車到白馬山、仙女山上觀雪景,一看到那滿山遍野大雪冰封玉樹瓊枝的景象,定會有“千樹萬樹梨花開”“莫道隆冬無好景,山川草木玉裝成”的感覺,進一步更會仰天高誦起毛主席那“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,望長城內外,惟余莽莽,大河上下,頓失滔滔,山舞銀蛇,原馳蠟象,欲與天公試比高。須睛日,看紅裝素裹,分外妖嬈?!睔鈩莅蹴绲那Ч偶丫鋪?。

    許多時候,人們會抱怨日子單調呀、平淡呀、乏味呀什么的,其實,日子過得豐不豐富、多不多彩、有不有味,就看你心中有沒一片詩情畫意的“桃花源”。唐代詩人劉禹錫的《陋室銘》,就是他從高庭被貶之后在家徒四壁的陋室里寫出的,這證明精神的富有,遠比只有物質的富有要快樂得多有趣得多。

    我們愛生活,更要愛充滿詩意的生活。因為,只有“腹有詩書”才會“勝卻人間無數”。

    [打印]

    [責任編輯: ]

    日本三级理论人妻中文字电影

    <table id="a8d4i"></table>

    <p id="a8d4i"></p>
  • <table id="a8d4i"></table>

  • <tr id="a8d4i"></tr>

  • <acronym id="a8d4i"><label id="a8d4i"><menu id="a8d4i"></menu></label></acronym>